昆明一男子被黑势力套路贷害得公司破产妻离子散

2018-11-23 18:40 出处:爱尚生活网 作者:严娟

  近日,一条题为《实名举报:昆明黑恶势力的套路贷穷凶极恶,目无法纪》的博文引起关注。博文称,张雄彬是云南雄创汽车用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公司)法定代表人、总经理。公司主营洗车相关业务,地址位于昆明市官渡区福保路凯旋利车博汇。因资金周转困难,张雄彬于2015年5月11日向邢誉刚借款20万元,约定按月利率4%支付利息,并用公司名下价值34万元的本田牌艾力绅商务车云A348XF作为担保。2015年6月至12月期间,张雄彬及其当时的妻子戴吉芬按约向邢誉刚支付利息及本金共计24.8万元(其中本金20万,利息4.8万元)。

  博文称,2015年11月20日中午12时左右,邢誉刚、邢誉东纠结多名不明身份的壮汉闯入公司,控制张雄彬及戴吉芬人身自由,非法拘禁二人达三个小时。邢誉刚、邢誉东一伙破坏公司财物,导致公司无法正常经营。到下午3点多又来多名壮汉不问青红皂白对张雄彬、戴吉芬拳打脚踢。其中一壮汉一拳打中张雄彬鼻中骨,致其昏迷倒地。接着又是雷雨般的拳打脚踢。这群人在施暴过程中抢走张雄彬价值6000多元的苹果6手机和4000多元现金。价值36万元的百达翡丽手表也被他们故意跺坏。一度昏迷的张雄彬还被继续殴打,直到围观人群拨打110,警察赶到才控制住事态。随后120把张雄彬送到云南骨科医院,经医院近3个小时的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。

  博文显示,在张雄彬住院期间,2015年11月22日邢誉刚又纠集10多人到云南省陆良县堵住张雄彬老家门口,威胁其家人、孩子,控制其家人人身自由,直到有人报警,警察出警后才离开。

  2015年11月24日邢誉刚再次召集多人到陆良,强行控制戴吉芬,并将其带到昆明签下20万元的《借款情况说明》,并逼迫其向邢誉刚还款5万元。邢誉刚承诺余下15万元于2015年12月20日还清后,将云A348XF本田牌艾力绅商务车、车辆相关手续及张雄彬写的20万元借条归还给张雄彬。

  2015年12月20日戴吉芬按要求将15万元通过网银转给邢誉刚后(有转款凭证),邢誉刚只给了张收条,却拒绝归还车辆及原借条。之后,戴吉芬多次联系,邢誉刚却不接电话。2015年12月21日下午,才在凯旋利车博汇找到他。但邢誉刚却说:“陪你玩玩,你们这些弱势群体,车就不要指望了!”报警后,在官渡区六甲派出所调解室进行了两次调解,邢誉刚依然目无法纪,拒绝协调。

  张雄彬出院后到车管所查询得知,担保车辆云A348XF早已经于2015年11月20日,在公司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,被私自过户到邢誉刚哥哥邢誉东名下。张雄彬于2016年1月20日下午在昆明车辆管理所附近拨打110报警,警察出警后让他转到事发地辖区派出所官渡区六甲派出所报案。张雄彬于1月21日、23日不断向六甲派出所致电并到所上报案。派出所值班人员与邢誉刚取得联系,当时邢誉刚回复他们会处理。之后,戴吉芬、方小苟多次与邢誉刚联系,他要么不接电话,要么就以张雄彬还差他钱为由拒绝还车、还借条及赔偿张雄彬因被打所受损失。并且一再口出狂言:“你们这些弱势群体,不要说你们,就算政府又能怎么样?这年头玩的不就是点钱吗?有关部门上上下下我都打点好了,陪你们玩到底!”

  自此以后,张雄彬全家上下都笼罩在这股“黑恶势力”的阴影之中。为了摆脱这种恐惧,维护自身合法权益,张雄彬于2016年3月4日再次向官渡区六甲派出所报案,请求公安机关依法立案侦查,追究邢誉刚这帮高利贷团伙的刑事责任,为公司追回被非法侵占的车辆,赔偿戴吉芬的20万元现金,赔偿张雄彬的住院费、精神损失费及其身上被故意毁坏的财物。该派出所立案调查后,在3月份对张雄彬做了两次询问笔录,同时对戴吉芬也做了笔录。

  博文显示,因等待无果,张雄彬于2016年5月30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,并提交了《调查取证的申请书》。后一审法院给出判决:其一,云南雄创汽车用品公司所拥有的云A348XF商务车之所以在邢誉刚手上,后又被邢誉刚将其过户给邢誉东的行为,不符合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条规定的非法侵占罪;其二,张雄彬的公司不能提供邢誉刚、邢誉东拒不还车的任何相关证据。从而驳回张雄彬的起诉。张雄彬于2016年7月14日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。二审判决:张雄彬的公司不能提供确实、充分的证据证实邢誉刚、邢誉东主观具有侵占其财产的故意,其上诉意见不能成立,驳回上诉,维持原裁定。另故意伤害案中,一审、二审法院判决邢誉东一次性赔偿张雄彬医疗费、误工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2933.24元。可时至今日,邢誉东依然拒绝执行法院判决,未给予张雄彬赔偿。张雄彬因为害怕这股黑势力,一直不敢索要这笔赔偿。

  博文称,此事造成张雄彬轻伤二级,并因脑震荡后遗症,自受伤之日起至今长达3年再未工作。对张雄彬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包括:4000多元的现金,价值6000多元的苹果6手机一部,百达翡丽手表维修费41460元,医疗费用7466元,住院伙食费800元,急救费出诊费340元,交通费300元,司法鉴定费600元,后期医疗评估费800元,后期治疗费11000元,误工费10000元,营养费5000元,共计87766元。还有公司价值34万元的本田艾力绅商务车至今未归还。因遭受黑恶势力的恐吓骚扰,员工人心惶惶,公司无法正常经营, 20多名员工纷纷辞职、离职。公司房租无法缴纳,银行贷款无法按时偿还,公司最终破产倒闭。而张雄彬与戴吉芬也因此离婚,家庭破裂,妻离子散。张雄彬因长时间无处安身,患上抑郁症,曾多次想过自杀。

  近几个月,因经常看见各地政府大力打击黑恶势力的宣传标语,长期处于伤痛、恐惧之中的张雄彬终于看到了希望。他相信,现在全国上下扫黑除恶,黑恶势力、非法高利贷及其背后的保护伞一定不会长久存在下去。他想通过解决自己这件事情,给更多的受害者带来希望,在新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带领下,还社会一片清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