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婚外情离婚的男人 谁保证他不会再离

2014-01-23 11:10 出处:爱尚生活网 作者:autophil

故事:这是充满矛盾和焦虑的一天,对于我这个即将作出重大决定的男人来说,感觉特别漫长。

为一个女人开口说离婚

傍晚6点多了,天还没完全黑下来。照平时的时间,这个时候我已经回到家,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等着开饭了。

而这一天,我始终在回家的路上徘徊,平时只要20多分钟的路我走了快1个小时。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,始终在琢磨该怎样跟妻子碧云(化名)开口。

此时,我知道,我回到家的时候,妻子一定已经做好了饭。女儿一定饿得发慌了,但她妈妈一定要求她等着我一起吃。

女儿长得很像我,因为女儿,我爱这个家。关于妻子,我承认,我们之间只剩下一份亲情,爱情早已在多年的磨合中消失殆尽。

但是,不管是什么情,也都是感情。只要是感情,想要得到或者抛弃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所以,这天下班我不知道怎么回家,怎么对碧云说出那句“我们离婚”的话。我毫不隐瞒,此次离婚是为了一个女人,一个我自认为很爱的女人。

打开房门,一切都那么熟悉,这是我的家,但我马上就要抛弃这里了。我记不清楚我是怎么开的口,我只记得我的话还没说完,碧云就哭了,然后甩门而去。被吓着的女儿放声大哭。

碧云出门以后,我把女儿哄睡,一个人躺在床上,再一次回忆了我和碧云从认识到结婚的整个过程。

那年我29岁,家里人对我说:“你今年必须结婚!”于是带我去相亲。一进门,碧云已经先到了,她圆圆的脸,鼻子不高,笑起来有一边的脸颊上还有个小酒窝,身材谈不上好,还微微有点胖。

她是那种说不上漂亮,但也不会叫你讨厌的女孩子。她喜欢开玩笑,吃饭的时候一点也不矜持,大大咧咧,很直率的一个人。

“这个丫头一看就适合过日子,就她吧!”相亲回来的路上,妈妈这样对我说。

就这么一锤定音,没过多久,我们就结婚了。不得不承认,碧云是个好女人,对我相当体贴,对孩子和家庭就更不用说了。

她每天一下班就急匆匆往家里赶,忙着张罗晚餐。晚餐后,又开始忙各种家务,五六年来,这早已成了她的一个生活习惯。而我总是习惯了被她照顾,习惯了过一种悠然的生活。

原本以为我是爱碧云的,没想到粟莲一出现,我才发现自己在心里并不爱她。

时光倒流18年

时间回到18年前。

那年我24岁,经历了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次离别。那个和我离别的人叫粟莲(化名),我的初恋。

粟莲的父母和我的父母是同一个单位的职工,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区里。这些先决条件成全了我们的爱情,但也成为我们爱情的障碍。

因为我们的父母有很深的过节,所以我们的爱从一开始就不为双方父母所接受,但我们不在乎,年轻的我们相信能坚持到双方父母松口的那一天。

我们都以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,爱情可以天荒地老。粟莲跟父母一起离开武汉去北京的时候,我对她说:“我会等你的。”我们许下誓言,即使不能在一起,也决不和别人结婚。

粟莲去北京后,信成了我们联系的唯一方式。我们在信里互相鼓励,互诉衷肠。她家里不让我们来往,我的信只能寄给她北京的朋友,再辗转交到她手中。这样尽管非常累,但因为有一份爱,感觉依然非常幸福。

一晃就是三年,粟莲给我的信越来越少,也越来越短。到后来,一连两个多月没收到她的信。我每天下班都到单位的门房去看,一次次让我失望。

终于等来了一封信,我站在单位门口的一棵树底下撕开了信封,里面薄薄的一张纸,纸上用红笔写着简单的一句话:“我现在明白,人是看不到地老天荒的。我结婚了,以后别再给我写信。”红色的墨水,白色的信纸,像伤口渗出的血。

我怎么也不相信这个事实,一连给粟莲写了好几封信,却再也没有收到她的回信。

失恋给我的打击无比巨大,支持我内心世界的柱子坍塌了。两年多时间里,我一直很消沉。既然没有地老天荒,那就只能各人顾各人。不管为自己还是为家人,都需要有个家了。

我和碧云婚后的生活是平淡的,也是充实的。原本以为,这足以让我这辈子安安心心地过下去了,但怎么也没料到,如此稳固的婚姻也会有松动的一天。

我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和粟莲重逢,我以为自己对她已经死心了,然而,当我在2000年底的一次朋友聚会上,意外见到她时,四目相对,我的内心像开水一样翻滚起来。

粟莲回长沙了,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她的女儿——她离婚了。

那次聚会后,我和粟莲又见了几次面,她告诉我原本她有着非常美好的婚姻,可因为丈夫出轨,不得不选择离婚。

她还说,婚后她忘不了我,和丈夫的关系也因此每况愈下。

她的话一瞬间就把我点燃了。

她还是那么漂亮,那么年轻,跟多年前一样,有着无可挑剔的身材。

我们回想起当年的山盟海誓,两个人抱头痛哭。其实,我们都不再年轻,但当粟莲问我还爱不爱她的时候,我义无反顾地说:“爱!”

短短几天时间,我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感情沼泽。我突然感觉,自己应该为爱情活上一回。我对她说,为了你,我愿意赌上一次,赌注是我的家庭。

可粟莲非常反对:“你就是敢离婚 ,我也不敢要你啊,毕竟我也是因为老公的外遇离婚的,对你妻子来说,她跟我受的是一样的伤害,太残酷了!”

我知道粟莲没有说实话,她肯定是爱我的,只是怕为现实所伤。所以,我决定先离婚,给她一个完全自由的我。

为了离婚,我放弃了财产,忍受父母的冷眼,我觉得自己这一生还有最后一点热情可以为爱燃烧。于是,我选择了燃烧。

对碧云而言,我只有愧疚。结婚多年,她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是我抛弃了她。但怀着一丝悲壮,一丝憧憬,我还是果断地离婚了。

2003年,我带着女儿,和粟莲重新组成了一个家庭,一家四口开始了新的生活。不得不承认,我们有过很幸福的时光,有过重新找回的激情。那些日子,尽管有内疚有不安,但幸福足以冲淡这一切。

可是,仅仅两年时间,我们的生活就渐渐流入平庸。争吵,冷战,指责……所有夫妻可能有的毛病我们都有了。

剩下的只是两败俱伤

到2006元月,我们的矛盾已经进一步升级了,吵架成了家常便饭。

不知道为什么我和粟莲会有那么多矛盾和争吵。为了孩子读书和抚养的问题,就不知道闹了多少回。

也许做父母的都有点偏心,我也在努力平衡对两个孩子的关爱。可粟莲总认为我对她亲生的孩子不好。

现在两个孩子的学费和各种生活费,让我们这个家庭很吃紧。我觉得越是这样的时候,越要同舟共济,何必闹内讧呢。

可粟莲不这么看,她认为我没有担负一个男人应该担负的责任。

我也想不通,当初我为了她义无反顾抛弃了自己的婚姻,为的就是一份感情,既然感情没了,我这样苦苦支撑不就是一份责任吗?难道她没有一点感恩心理吗?

相反,她还说我变了,说我心里还想着碧云。我真是有口难辩。

2006年暑假,为孩子们暑假培训的事,我们又吵起来。我的确只给我的孩子报了名,但那也是因为她的成绩更好一些,更适合学奥数,而不是偏心。

粟莲却不依不饶,一直跟我吵到深夜。第二天,又跟孩子吵架,还动手打了孩子。这次我真的火了,一怒之下也打了粟莲一个耳光。

晚上,我去了酒吧,一个人喝酒,直到深夜。从酒吧出来,我感觉自己被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包围。

不由自主拨通了对我表示过爱慕的女孩小丁的电话,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的驱使,当天晚上,我就留在了小丁身边……

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和小丁的事,很快就传到粟莲的耳朵里。

粟莲向我提出了离婚,而且是毫无商量余地。没办法,我只能答应。想想这些年和她一起生活,突然发现,磕磕碰碰远比第一段婚姻要多得多。离婚也许是唯一选择。

我真是想不明白,我费了这么大力气才得到的婚姻怎么就不让人舒服呢?我到底错在什么地方了?